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42章   荒魂神社(2)

    第42章   荒魂神社(2)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II

    我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。

    “你想找道空,是吗?”面前的绷带怪人,直勾勾地紧盯着我说,她始终没有开口,但阴恻恻的声音却透过耳朵,径直钻入我的内心,“道空这个混蛋,已经成了枯井下的一块臭肉。你仔细看看我的脸吧——”

      她一边说着,一边不紧不慢地一圈圈解下缠在脸上的绷带。我最先看到那焦黄的嘴唇,上面布满了血红色的斑点,斑点的周围烂得血肉模糊,不断渗出青黄色的脓液。

      “你——!”Crystal Daphne尖叫失声,掉头向后狂奔。我如梦初醒,本能地紧紧跟着她,一边竭力猛跑,一边尖声呼叫。此刻,我的心脏狂跳不止。毁容——这个词,一下子闪现在我的脑海中。

    没错,很可能是这样——那个脸上缠满绷带的女人,她自己惨遭毁容后,要报复社会!那么,她究竟打算把我们怎样?

    想到这里,我的头脑反而冷静下来,回头望去,那绷带怪人早已被远远地甩在身后。“洋子,别怕!那个绷带女鬼跑不过我们,真打起来,我的体力,干掉她绰绰有余!”我减缓了脚步,喘着粗气对Crystal Daphne说。

    我一边说着,一边四处观瞧,想要找一根又长又粗的木棍。那绷带怪人手无寸铁,也没有拿着硫酸瓶子之类的容器。我实在不想和这么恶心的家伙近身肉搏,只要有根长棍在手,我就可以掉过头,向绷带怪人挑战。长棍的“远程攻击”,足以让她无法近身。她要是逃走,我就咬住她身后死缠烂打。以我的体力,用不了多久,就能把她累垮。

    凭借资源和补给的优势,同敌人相互消耗,渐渐把敌人拖垮,这是古往今来一切战术当中,最正统也最坚实的一招。严格说来,这根本不属于战术(tactics),而是战略学(strategics)的首要原则:力求制造一种有利局面,让敌我双方的一切战术花招,都变得多余,己方只要坚持正面进攻就能最终获胜。——这是最基本的军事常识,作为一个学历史的人,我自然也不可能不懂。这个满脸绷带的女怪物,今天碰到了我,是你活该倒霉!

    周围一时找不到顺手的长棍,我忽然后悔,刚才不该把甩掉蛇的那根树枝也扔下山坡。那个绷带女人,还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蹒跚前行,向我们张牙舞爪地怪叫不止。“该死!”我对着她大吼一声,顺手捡起几块石子,以备突发情况急用。与此同时,我默默告诫自己:要冷静,冷静!那家伙多半精神不正常,说她可怜也不为过,千万别超过正当防卫的限度,如果把她打伤了,为她吃官司实在不值得。

    我的火气一下子熄了大半。转过身,我看到Crystal Daphne倚靠在我身后的松树上,脸色苍白,浑身瑟瑟发抖。忽然想起前几天在《裂魔残像》里缠满绷带、身着绿衣的恶魔,我不禁心头一寒。如果就此离开,Crystal Daphne甚至我自己,接下来的几个晚上,都难免做噩梦。看来,我一定要亲手把这个绷带混蛋制服,只有这样,才能重新树立起自信。

    想到这里,我指着十米开外的绷带怪人破口大骂,手中的石子,也纷纷向她猛掷过去。

      突然,那个绷带怪人不见了。我顿时一愣。“啊——”背后传来Crystal Daphne撕心裂肺的尖叫声。我大吃一惊,猛地回过身,刹那间,心脏不由得骤然紧缩,手脚也随之冰凉。

      不知什么时候,那个女鬼一般的绷带怪人,竟然越过面前的我,出现在Crystal Daphne身旁。她那满是黄色脓血的手,一把捂住了Crystal Daphne的脸,任凭她绝望地嘶声哭叫。

    “住手!”我发疯般地扑上去,一把抓住了绷带女怪的脖子,也顾不上是否防卫过当,就准她的腹部就是一脚。

    随着一声钝响,我感到我的脚,仿佛踢穿了塑料泡沫一类的东西,噗的一下,自踝至胫都陷了进去。

    “这,这怎么可能——”

    就在我大吃一惊的一刻,耳旁传来阴森森的笑声。慌乱中,我骤然意识到,此刻我的手里,什么也没有抓住,我的脚也没有“踢进”什么。

    我眼见着那个满脸绷带、渗出斑斑血迹的女鬼,一只手悬空拎起瘫软如泥的Crystal Daphne,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,随手向上一扬。

   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Crystal Daphne从下巴到额头的皮肤,像一张纸一样,被生生地撕下来。她的脸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,从领口到前襟,都被横流如泉涌的鲜血染得透红。

      “洋子——!”我放声嘶吼着她的名字,猛然脚下一软,重重跌倒在地。紧接着,一只冷冰冰、滑腻腻的手,像老鹰捉小鸡一般,把我拎起来。

      鬼!一念至此,我绝望了,头脑中,从九条主任的一条腿卡在二村雄一郎的肚子里,到病房中临死前状如疯魔的九条主任,这些一直被我压在心底却始终无法抹杀的记忆,走马灯般纷至沓来。

    “啊啊啊——”我放声尖叫,双拳对着绷带怪人的头上脸上乱打,粘糊糊的黄绿色脓液沾了我一手。

    我奋力挣扎,忽然感到似乎挣脱了她,与此同时,我顺势抓住了身旁Crystal Daphne的一只脚腕。但我突然发觉,我们正沿着陡峭的山脊向下滚落,我那只紧紧抓住Crystal Daphne的手,也早已松开。

    我感到,我的身体时而贴着地面,不由自主地向下翻滚,时而宛如压在了弹簧上,骤然凌空飞起,转瞬间又摔落在斜倾的地面,继续翻滚下坠。许多粗重的松柏树干,风驰电掣一般紧贴着我的眼前闪过,很多尖锐的石块和树枝,不断剐在我的脸上身上。我早就忘了疼痛,甚至忘了恐惧。

      突然,我感到我的脸撞上了什么东西,意识一下子变得模糊。在半昏迷的状态中,我似乎发觉一身白衣的绷带女鬼再次出现,她把瘫倒在我身边的Crystal Daphne拎起来,向她嘴里吹气……我想要挣扎着站起来,但浑身都软绵绵的,连两边的眼皮,都仿佛铅板一般沉重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一段熟悉的歌声,有些飘渺地传来。是我手机的来电!

    那一刻,我“腾”地一下子坐起身,充满疑惑地四下张望——不对啊,这里分明就是方才遇到绷带怪人的半山腰啊!我不是从这里滚下去了吗?

    我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,没有一点血迹,再看看身上,崭新的背心短裤和运动鞋,都一切完好。身边,Crystal Daphne倚在一棵树上,一动不动,脸上身上也都没有一点损伤。

      “洋子,洋子!”我连滚带爬地来到她身边,带着哭音放声呼唤。“哦——”我听到她轻轻地哼一声。

    “洋子,是我啊,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我顿时充满了希望的惊喜。

    “啊?”Crystal Daphne睁开了眼睛,懒懒地伸开双臂,忽然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一头扎在在我的怀里,絮絮叨叨地向我哭诉着:

    “正树,我刚才做了个好可怕的噩梦,梦见我们遇上了一个满脸绷带的女鬼,我的脸被她……呜呜……正树,我知道你是个很温柔的男人,我和你撒娇你不介意吧?

    “织月可能对你说过,三年前,有四个我中学时的同学,都是女生,结伴到埃及旅游,北条裕子莫名其妙地死了,江川由美失踪了。另外两个人回来之后不到半年,也都得了怪病,死了。她俩浑身长出红色的斑点,最后流血溃烂。这是真的,当时很多电视和报纸都提到了这件事,后来据说被禁止报导了。

    “就在那年12月21日,我和织月,还有不少老同学,到过去的学校参加同学会。织月突然有事,提前走了。那天中午,大家一起挖我们中学毕业前埋在地下的塑料桶,那里装着我们过去的很多东西。但不可思议的是,当我们把这个塑料桶挖出来,打开一看,里面只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是江川由美的头!

    “这个离奇的案子,至今也没有破。从那件事以后,我变得越来越神经质,晚上睡觉再也不敢关灯,半夜经常突然惊醒,甚至吓得尿床。我的男朋友换了好几个,他们一旦和我一起生活,都受不了我的这些。

    “两个月前,我又失恋了。这两个月,我想方设法虐待自己。有人建议我做个纹身,但我知道,我并不怕疼。这三年来,我一直不敢看任何恐怖的东西,看到任何流血的场面都从心里害怕,胃里恶心。这是我的弱点,我想把它克服掉。

    “于是,我故意从网上下载恐怖的电影和图片,有僵尸和吸血鬼的,还有毁容的场面。我强迫自己一个人在晚上咬着牙观看,好几次我呕吐得满地都是,好几天吃不下东西……这几天,我表面上和你们一起玩玩闹闹很开心,但我其实是在逃避,逃避自己的内心……”

      我默然倾听,半晌无语,她说的一切,我觉得我非常能理解。可是,刚才的绷带怪人,真的仅仅是一场噩梦吗?或者是……我不敢再想下去了。望着Crystal Daphne流着泪的脸,我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。

      熟悉的音乐铃声再次传来。“喂,我是尾山正树,你是哪位?”我赶紧掏出手机。

    一阵银铃般轻快的笑声,回荡在我的耳畔。“尾山老师,是我啊!刚才我就拨了你的手机,但一直没人接。我是绫小路圣音啊!”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币;

    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