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17章   码头搬运工

    第17章   码头搬运工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水生自那天在图门桥洞与义安帮打手一战后,当晚就被安排在了锁子家里。锁子的家很小,屋子是用双层芦苇杆编织搭建的,屋子进出的地方用了几块破木板钉在一起就算是一扇门了。一家四口人就挤在约十个平方大小的空间里,晚上用一块打满了补丁的布帘子隔了一下就算是二个房间了,锁子兄弟两睡外面,父母睡里面。

       锁子的父亲陈小弟,40岁的年龄,虽是中等个子,但力气大的惊人,棚户区都称他是大力士,在棚户区很有影响力,在定海桥码头的搬运工中也很有威信,也是一支搬运工队里的一个领工。锁子今年13岁,人长得清瘦单薄,他有个19岁的哥哥,却长得五大三粗的,因平时不爱说话,大家就叫他闷子。

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陈小弟叫了十几邻居在棚户区里找来了一些木板条、芦苇杆堆放在自家屋子旁,下午大家从码头放工回家后,就忙着在锁子家小屋旁搭了六七平方米大小的屋子,于是水生也就有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睡觉地方了。

       陈小弟看水生人长得虽矮小,但身体很是强壮,就把水生推荐给了码头的包工头,包工头听说是那个大败义安帮的乡下孩子,二话不说就爽快答应了,于是水生就正式成了陈小弟手下的一名正式搬运工了。

      定海桥码头是一个综合性航运码头,也是上海最大的货运码头之一,码头上来往的大大小小货轮很多,有从轮船上卸货物到码头,也有从码头装货到轮船上。码头包工头为了确保和提高货物搬运的效率,实行了固定搬运工和临时搬运工的管理体制。

      码头上的货物搬运首先由码头固定搬运工完成,固定搬运工不能完成时,由包工头负责到码头外招收临时搬运工。固定搬运工和临时搬运工都实行计件制计费,但固定搬运工和临时搬运工的计件费是不同的,固定搬运工的计件费要比临时搬运工的计件费要高40%。搬运工又分成杠棒搬运工和肩扛搬运工。又根据轮船装卸的特殊性,把肩扛搬运工分成:轮船肩运和堆放肩运。那时期,定海桥每天有数千人云集在码头旁,等待码头包工头招收临时搬运工。

       码头搬运工每天从事高强度的工作而流血流汗,但每天得到的工钱却是很微薄的,在帮派、工头层层的盘剥下,最后能拿到手的搬运费所剩无几。以搬运50公斤一袋的大米为例,总包工头收取货物主的搬运价格为每袋一元二角五分,其中掌管码头的帮派组织需按90%标准提取一元一角二分5厘。剩下的一角2分5厘,总包工头再按50%标准提取6分5厘。包工头再按50%标准提取3分1厘,到工人手里只有3分4厘了,仅占全部人工费的2。72%。而那些临时搬运工能拿到手的钱就更少了,就是如此微薄的工钱也往往找不到活干。他们过着的是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,饥寒交迫的生活,定海桥附近的内江路有一处断头路,每夜都挤满了临时搬运工,每次寒潮侵袭,都有人被冻死。许多灾民为了糊口,只能是饿着肚子从事高强度的搬运工作,甚至不得不走“过山跳”。在码头货物肩运中晕倒和从“过山跳”上摔残、摔死的屡见不鲜。

       水生所在的搬运工队伍,是属于仓库堆放一类的肩运工,主要是将仓库里的货物扛到码头边上或将卡车的货物搬到仓库里,工作强度比较高,但危险性却比较小。那天上午的货物肩运是把仓库里的粮包搬到岸边,等待货轮装运。仓库到岸边约200多米,粮包每袋50公斤,总重量:800吨,要求上午完成。陈小弟和包工头到仓库现场看了一下,然后确定了由本队完成,无须招收临时肩运工。水生一队肩运工22人,分出4个人分别负责仓库和岸边的装卸,18个人负责800吨粮袋的肩运。在岸边堆粮的地方,帮会里的一名文职人员则拿了个账本,对每个人的肩运粮袋进行数量登记。

       黑子似乎闲的有点不耐烦了,也凑到了粮堆下面举起双手“吱吱呀呀”的叫着,水生就让那位装卸工放了一袋粮给黑子,只见黑子抓起一袋粮就放在头顶上,欢快的朝前奔去。

       陈小弟和另二位工友一次肩扛三袋粮,水生和其他工友一次扛二袋粮,到中午12点多钟,也就全部完成了所有粮食的搬运。

       下午的搬运量比较小,只有12辆卡车货物的装运,下午3点就全部结束了一天的装运任务。最后大家来到码头管理办公室照账本登记的计件数领取工钱。平时队里的计件数总是陈小弟最高,但这次队里的计件数最高居然是水生。原来水生每次只扛二袋粮,但加上黑子的一袋粮,就相当于每次三袋粮了,再则黑子抗粮袋走的速度远比人来的快,于是水生的计件总量就成了全队最高的了。奇怪的是;水生领取的工钱居然也是全队最高,不是说新进来的人三个月内要按临时工计费的吗?但水生拿的无疑是全额计费。水生以为发钱的人搞错了,就告诉发钱的。发钱的人仔细看了看名单没错啊?以为是包工头搞错了,就问了在一边的包工头,结果反被包工头骂了一顿,说是多管闲事吃饱了撑得,把周围的人都搞得一头雾水。还是陈小弟拍了拍水生的肩膀朝着包工头和大家大声说道:“反正多发总是好的,你就拿着吧。”于是大家哈哈大笑着拉了水生走了。

       码头搬运工最高管理组织是定海桥的“竹帮”帮会,平时事务由总包工头负责接货和洽谈货物装卸价格,包工头负责具体派发完成货物装卸任务和人员管理。包工头以下配有2名管理人员分别协助负责登帐,发牌,发钱等事务。一个包工头一般要管理五六个固定搬运工队伍,每个队伍有20几名搬运工组成,每个搬运工队伍都有一个负责人称为领工。

       那天收工比较早,于是水生就来到图门桥看望蒋大爷,蒋大爷听说了水生的近况很是高兴,但还是为水生的安危而担心,一再提醒水生处处要小心。水生就再一次提出了蒋大爷搬过去和他一起住的事,见蒋大爷有点犹豫,知道蒋大爷主要是不想麻烦大家,故索性拉起了蒋大爷就走,蒋大爷也就答应了水生。当天的晚上,蒋大爷就睡到了水生的小屋子里了。

       就这样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,也没发生“义安帮”有什么报复的事情发生。水生虽感觉有点意外,但想想也没什么好担心的,大不了再和他们玩一次命而已。

       白天水生跟随陈小弟去码头打工,空闲时教教工友们几手猴拳,有时和黑子为大家表演几路打斗游戏。工友们第一次看水生和黑子打斗表演时,不仅被深深吸引,更是被深深震撼了。当看到水生和黑子在打斗中,黑子凌空一脚把水生蹬的连翻了二个跟头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时,大家一下子被惊呆了,都以为是黑子失手伤了水生,正当大家呆若木鸡,不知如何是好时,只见黑子一个腾跃向水生扑去,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水生,忽然身子一缩一挺连续向后翻了二个跟头,然后站立了身子,而与此同时,黑子二个前滚翻已蹲在了水生身边,伸长了脖子“呜呜呀呀”的叫着。

       晚上回到家里,蒋大爷早早的已准备好了晚饭等着了,离开了家乡近一个月了,水生渐渐的感受到了家的温馨感觉。三个挤在在小屋子里倒也其乐融融。原本担心帮会打手报复一事也就渐渐的淡忘了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币;

    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彩票公式计划软件-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网_北京pk10一期八码人工计划_凤凰计划pk拾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